【原創】敢于吶喊的物流“老炮”——專訪路歌CEO馮雷

 貨物運輸           |    2019-03-03 06:36

“老炮”,是地道的北京俚語,如今的新意是指行業精英、專業人士。路歌CEO馮雷是物流業精英人士,業內人們說他是物流“老炮”,大約賦予了新意,說他直言講真話。

  第一次見到馮雷,是在2016年11月在浙江杭州召開的中國物流企業家年會上,在那次年會的一個分論壇上,他對行業內流行多年的40%貨運車空載率提出了強烈質疑,并表示所謂的空載率只是欲加之辭,問題的核心是提高效率,這讓我很是震撼。他甚至在之后的路歌企業公眾號上發出了專門的文章,對空載率的問題進行了鞭辟入里的探討,使人不得不為之信服。

  馮雷是物流“老炮”,也是行業的一名勇士,因為一般人是不敢否定這種口口相傳,諸見報端的“常識”的,因為沒有那份底氣,也沒有那份自信。后來,我又在不同的場合都見過他多次,他的演講總是充滿了從內心散發出來的觀點,不人云亦云,但也并非刻意特立獨行,他只是將自己認為正確的東西與大家分享。他說這樣讓他感覺舒服,也能夠幫助行業在正確的道路上前行。知行合一,馮雷旗下的路歌平臺已經成為了國內物流互聯網平臺中的佼佼者,為推動國內物流市場的轉型升級不斷做出了自己的貢獻。本期“訪談”,就讓我們走近馮雷,一起去感知他對物流的那份理解與思考。

《中國儲運》:路歌作為您創辦的物流互聯網平臺,近年來發展迅猛,而且也是國內最早從事無車承運的企業之一,請簡要談談您創辦這家企業的經過。

  馮雷:我們公司是2002年在北京成立的,前身是北京怡和佳訊,2010年由合肥市高新區招商引資將總部落戶合肥,并更名為現在的公司名稱。從2002年到現在,公司經歷了17年的發展,基本上可以劃分為四個階段——初始階段、發展階段、整合階段、平臺升級階段。我們現在處在平臺升級的階段,根據市場的不斷發展,我們的物流電商平臺也從傳統的電商平臺升級為更符合行業發展趨勢的“互聯網+物流”電商平臺,為更多的物流企業提供更全面的升級發展服務。

《中國儲運》:現在,國內物流市場上平臺型企業越來越多,路歌如何看待這件事情,會感覺到壓力大嗎?路歌的核心競爭力在哪里?能自如應對市場日益激烈的競爭嗎?

  馮雷:嚴格來說,其實和過去的路歌相似的平臺型企業越來越多,因為路歌不斷往前走,所以說我們以前的核心競爭力并不代表我們未來的核心競爭力。以前我們分階段打造了路歌不同階段的核心競爭力,我們執行的也一直是戰略領先的一種企業經營策略,始終保持對市場未來走向的把握能力。通過我們不斷的努力,現在的路歌除了把握能力以外還具備了一定的引領能力。至于說壓力是一直都存在的,但是現在并不像以前那么大了,因為我們有了更強大的股東團隊,更強大的伙伴加入到我們的創業團隊,分散了我身上的很多壓力。

《中國儲運》:那么路歌在這樣的一個市場環境下,采取了哪些辦法來提高市場占有率?

  現階段比較重要的一個是無車承運,我們從結算資金流,以及無車承運的規范性等指標上都是遙遙領先的,這方面的市場占有率目前還沒有權威機構去分析和發布,我們自己也不好自吹自擂,但總體上我們還是處于領先地位的,今后這個領先會隨著我們對整個平臺以及生態鏈質量的追求而越來越多。

  《中國儲運》:目前路歌在全國的發展情況如何?對未來的市場,有沒有非常清晰的戰略規劃?

  馮雷:路歌一直以來圍繞物流行業的生態鏈進行深入研究,打造了一體化的物流電商平臺,也就是路歌物流電子商務平臺,這是我們自主研發的國內最大的物流電商平臺。目前我們平臺上擁有7萬家企業用戶,擁有400萬重型卡車會員,而且我們的整個線上流水交易已經突破15億元/月;我們還擁有國內活躍度最高,在卡車司機中認可度非常高的卡車司機專屬家園——卡友地帶移動社區。未來路歌將繼續以卡車司機為核心,以改善其生意、生產、生活的三生狀態為重點;在前端以“無車承運”模式為基礎,通過路歌“互聯網+物流”平臺的一系列服務,提升貨主企業與卡車司機間的業務量,在后端,通過豐富多樣的卡車后服務,與多渠道的供應商簽訂戰略合作,保障卡車司機的生產能夠平穩持續地進行。在中間階段,我們的卡友地帶移動社區作為卡車司機的專屬家園,為他們提供了生活中的便利與情感上的寄托。在這整個鏈條中,我們還為中小型物流企業以及卡車司機提供了金融與保險的服務,幫助他們更快更放心地從事物流這份工作。這就是路歌一直在做的“構建以卡車司機為核心的良性物流生態圈”。

  《中國儲運》:剛剛過去的2018年,您覺得路歌做得怎么樣?2019年又有什么新想法?

  馮雷:2018年,路歌在全國開辦了8個全資子公司,擁有50多個直營分支機構與誠信聯盟,北京、南京、合肥3個研發機構,將服務網絡遍布全國。回頭看呢,在2018年,也包括之前,在行業內大家一起完成了一次突破——對于無車承運來說,已經完成了新賽道的鋪設,包括政策法規,包括對行業里面各個層面的認同。在2019年,我們要做一個縱深發展,這方面有兩點,一是對底層的從業者也就是卡車司機的賦能服務,是賦能而不是剝奪,這件事往往被很多人誤解,說是賦能其實是在剝奪,我們要做真正的賦能,并且要讓卡車讓司機有所感知。第二是我們會在車后市場的布局上有所突破,做些文章,因為車后市場是一個特別難做的事情,特別散,購買者與供應者都很散,整個市場非常混亂,所以在這個方面,我們希望做出一點成績出來。

  《中國儲運》:我看到很多的物流互聯網平臺都在融資,似乎沒錢平臺就做不起來,但我看路歌融資卻很少。對此您有什么看法?

  馮雷:融資確實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這也是一把雙刃劍,有時候搞不好甚至會九死一生。其實每個平臺都有一個夢想,都希望夢想在未來實現,這也是每個平臺融資的初衷。但是這個夢做對了還是沒做對,自己是不是真的相信這個夢,并且能夠結調動自己所有的資源去實現這個夢,其結果是不一樣的。我們看到對于融資的應用,現在有一點扭曲,這個扭曲表現在并不是立足于產業的分析和實際去做一個商業計劃,而是所謂的ToVC商業模式,這種融資是非常危險的,基本上成功的可能性很低。路歌是一個融資量非常少的平臺,我們認為融資量少正是一個平臺的價值所在,這一點應該很容易去分析和理解。融資量少,說明是花最少的資源去做戰略規劃中的大事。所以未來不是比誰的融資多,而是比誰的融資少,并且把事情做對了、做大了。

  《中國儲運》:我看到,路歌近年來一直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視,包括受邀到政府講座,高層領導頻頻到訪路歌。您覺得原因是什么?

  馮雷:我們是把企業的發展和產業的方向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到目前為止我們企業做的職責就是產業的方向所在。同時產業的方向,也跟政府這幾年提倡的供給側改革、深化改革這些方向是一致的。其實政府是非常希望能夠提供一個好的環境,讓企業和產業能夠良性迅速地發展起來。問題是政府并不是非常了解物流一線情況,卻又掌握著最全面的數據,為行業或者是為產業發展方向最后買單的是政府。我個人認為社會上最精英的人群存在于政府中,政府會看到我們的價值,所以對于產業方向上的把握,政府會來考察向我們這樣的領先的企業。

  《中國儲運》:我注意到去年IPRdaily聯合incoPat創新指數研究中心發布了“2017全球區塊鏈企業專利排行榜”中,路歌成為了唯一一個物流入榜企業。區塊鏈對路歌來講有什么重要的意義呢?

  馮雷:相對于區塊鏈在其他方面的影響,以及大家對它的想象力,我認為區塊鏈是在互聯網環境下能夠提供信任機制的,甚至是信用機制的一項技術,這是我對它的認識。現在看整個路歌的布局,其實整個核心就是在做信用鏈條,如果在這上面我們能夠獲得區塊鏈的加持,能夠把區塊鏈技術運用起來,那無疑會有一個強大的領先地位。至于說現實中,現在區塊鏈技術我們也僅僅是在做嘗試。作為非常前沿的一項技術,政府一方面大力支持,同時也非常擔心它走歪了,所以我們也是非常小心地去探索區塊鏈的各種運用場景。至于未來,我們會把區塊鏈在應用場景里面逐步地做出來,主要目的是建設信用機制。

  《中國儲運》:我知道您一直被很多業內人士稱做是物流行業的“老炮”,敢發聲,敢吶喊。通過我們的媒體平臺,你對當前的物流行業還有什么話想說的?

  馮雷:物流行業現在是處于一個亂世中,也可以說是在升級過程中的一個比較混亂的狀態,這個階段里有大量的假話、空話、誤導話、出于自己的目的有意說的話。我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各種口徑的“炮”出來,講真話才是最有力量的。作為一個物流行業的老兵,我覺得只有這樣,人才舒服,也期待這些真話能幫助整個行業向著更正確的方向前進。